“超级月亮”10日凌晨再现北京夜空
来源:“超级月亮”10日凌晨再现北京夜空发稿时间:2020-03-29 01:57:39


“具体原因不清楚,已报警处理”27日上午,深圳市万科物业服务有限公司天誉花园物业服务中心工作人员向红星新闻记者证实:“事发在今早(27日)7点多,两个人坠楼。”

无独有偶,在另外一则视频中,也有隔离在太原的留学生,曝光当地隔离酒店条件太差,例如酒店床单有破洞污渍、吃的馒头发霉等问题。

就如太原市迎泽区卫体局工作人员所说,目前当地的隔离收费是归卫体局管还是当地市场监督管理局管理,还并没有一个明确统一的预案。也就是说,留学生都已经住进去了,但主管部门还没分配好工作。

▲案发现场 业主供图

其中,3月25日乘坐CA856(伦敦-北京)航班分流到呼和浩特白塔国际机场的新冠肺炎疑似病例,按照对入境人员新冠肺炎防控的相关要求进行了排查,3月27日经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两级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3月26日乘坐航班CA934(巴黎-北京)分流到呼和浩特白塔国际机场的新冠肺炎疑似病例,按照对入境人员新冠肺炎防控的相关要求进行了排查,经自治区、呼和浩特市两级专家会诊,诊断为新冠肺炎确诊病例。

有业主向红星新闻记者提供的照片显示,两名学生摔到了一楼临街铺面的地板上,其中一名学生还穿着校服,有医护人员拿着仪器在现场进行检测。

押金一万元、食宿费580元一天、14天收费8120元……近日,一则“留学生质疑山西某隔离酒店收取高昂费用”的消息,引发舆论关注。

3月27日7时至28日7时,内蒙古自治区报告新增境外输入新冠肺炎确诊病例2例、疑似病例2例。

在这个时候,政府相关部门在先期征用隔离酒店时,也该将服务质量与价格合理性等因素考虑进去;后期也应成为“博弈者”,为被隔离人员争取一个优质的隔离环境和公道的价格,而不是任由酒店“狮子大开口”。只有这样,才能尽可能减轻民众的抵触和逃避情绪,保证隔离政策顺利进行。毕竟,动辄近万元的隔离花费,对很多家庭来说并非小数目。

这两条新闻连起来看,难免给人以“部分隔离酒店收费太贵,食宿条件却堪忧”的观感。